2858维修网

游戏向外一步诗歌时间与交叉的创作场域

   日期:2022-08-06 22:18:42     浏览:1    

相信目前很多小伙伴对于游戏向外一步诗歌时间与交叉的创作场域方面的知识都特别想要了解,那么小黑就为大家整理了一些关于游戏向外一步诗歌时间与交叉的创作场域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解答大家的问题。

叶子涛用“轻”来形容他的小游戏,但不仅仅是指小尺寸。他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更低的门槛接触到他的游戏3354,但它更多的是一种媒介而不是游戏。这个媒介可能承载文学和诗歌,也可能是更复杂的东西。

那么,为什么是诗歌呢?为什么要通过游戏写诗?游戏和诗歌之间能找到什么样的联系?

“我觉得诗歌和游戏一样,现在处于一种亚文化的尴尬中。就是大家可能都不是特别愿意靠近,也没有人愿意认真谈……”叶子涛解释道。另外,他喜欢诗歌中那些想象的、空白的东西,让文字通过一定的规律碰撞,形成某种感觉。是纯语言艺术,游戏也可以。设计《写首诗吧》的过程,就是制定另一个单词和句子的组合规则的过程。

虽然诗歌和游戏面临的是同一种尴尬,但是造成这种尴尬的原因却是相反的。在他看来,诗歌和一些当代艺术一样,一直是被放得很高的东西,被很多文化神话包裹着,而游戏被放得很低。虽然提到了《第九艺术》,但叶子涛并不喜欢,认为游戏还是处在自己的文化困境中。

叶子涛参加了去年12月斯坦福中国社会创新年会举办的“游戏知识分子”论坛。在分享中,他详细解释了这种困境:游戏是资本和技术的高地,却是《极乐迪斯科》口中的“文化贫民窟”。

现在游戏和人文的关系似乎比较尴尬。

而包括《写首诗吧》在内的很多叶子涛的作品,也算是他们之间弥合鸿沟的努力。他想探究的问题听起来既抽象又务实:游戏的本质是什么?如果真如他所想,是一种媒介,那么,作为媒介,游戏如何模拟和表达其他领域的复杂问题,比如模拟诗歌这种文学类型带来的感受,甚至是时间这种更抽象的东西带来的感受?3354后面我们会提到一些他做的关于时间的游戏。

但最重要的是延伸游戏的触角,与其他领域对接。至少在《写首诗吧》这件事上,这种努力不再是单向的,已经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游戏的第一批体验者大多是叶子涛的朋友,很多都是提供字牌的青年诗人。我的一个朋友恰好认识手机安全气囊支架品牌“PopSockets”的生产商,而生产商认识一个慈善项目“石光诗词”的经理康宇。于是,通过这些中间商的牵线搭桥,游戏制作方、手机支架厂商、公益人这三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人,成功地进行了一次联合合作。

跨三界的联合合作,从一次美丽的意外开始。

“石光诗词”是自2016年10月开始的公益项目。它的主要工作是教大山里的孩子们写诗。该项目为三至八年级的许多当地教师提供诗歌课程包和培训。服务了云南、贵州、广西、河南等偏远地区的1200多所中小学,给11万孩子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堂诗歌课。

康羽曾经分享过她最喜欢的一首诗,是一个孤女写的:

我相信夜晚。

因为它可以涵盖一切。

这就像爱

很多人会被通常无法进入主流视野的孩子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所感动。在诗歌课之前,这种情感也是被忽视或者深埋在他们的内心,无法表达。

通过诗歌,这些孩子的声音不仅能被山外的人听到,也能被全世界听到。

三方合作的具体方式是,《写首诗吧》会用小朋友写的诗做一个新的字牌,叫做“山里的小诗人”。玩家可以在玩游戏的时候用这些孩子的话拼出自己的诗。此外,手机支架上还会印上一部分孩子的诗词,每卖出一个联名产品,厂家就会赞助一个孩子一学期的诗词课,价值25元。

联名手机支架的设计使用了很多儿童诗词中出现的元素。

我试着用这些孩子的话写诗,结果对我来说很新奇。小动物,山川树木,甚至你自己的牙齿,那些熟悉的形象突然变得生动而调皮。

在尝试的过程中,似乎真的是通过这些孩子的眼睛来审视句子中的东西。

有人会问,这些句子能叫诗吗?如前所述,虽然诗歌现在几乎陷入了亚文化的困境,但它总是被一种神化的光环所笼罩,仿佛它们就应该是优雅的、晦涩的、崇高的。

在之前的播客和采访中,叶子涛说自己一开始也在纠结这个问题,后来就没有了。他提到了他有一天见到的诗人兼文学教授王奥的诗歌教学。“他只是先给你一些词,让你感受那些词的意义、速度和分量,然后用你自己的方式组合起来。等你有了自己的感受之后,去看看一些著名诗人是怎么组合的,从中得到一些启发……”

《光之诗》这门课,高等院校的教授都不宣讲,但也同样强调感知和直觉。“他们会让你把树叶卷起来,透过这个小孔看世界,然后把你看到的写下来。”叶子涛觉得这种对世界的重新观察和重新认知,别说山村的孩子,就是生活在城市的成年人和白领,也是值得学习的。

叶子涛把这种体验称之为“通过写作来阅读,通过写作来感受这些文字”,而这往往是创作的开始。可以说“尝试用诗人的语言组织自己的句子,用陌生的词语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是诗歌进入人们生活体验的一种新方式”。这个描述听起来很复杂,但是你自己尝试过之后就很容易理解了。我试着用徐志摩的话写一首诗。我和这位经典诗人毫无共同之处,他的文字拼凑出来的内容和气质也完全不同。我成功地在随意落下的话语中表达了自己的一些东西。

即使用别人的话,也能表达自己。

合作之前,叶子涛并不知道《轻诗》。随着他的阅读,看的资料越来越多,和经理的交流,他越来越认同这个项目的目标,在其中找到了和自己的共鸣。“他们

给孩子上诗歌课,也不是为了培养诗人。而是为了给这些孩子找到一个出口……读那些诗很容易激起我们自己心里比较柔软的部分,也是比较真诚和自然的部分。”就像“是光诗歌”自己在介绍语中说的:在只有一次的生命里,要拥有探索的热爱,要保持感受的敏锐,即使愤怒,也可以用一首诗慢慢舒展。”

让原本摆在高处的诗歌慢慢下沉,将它还原成孩子们直觉的感知和语言,这与他对游戏本质的探索,以及想将这种媒介形式开放给更多并不自称为玩家的人,在理念上是差不多的。

最后的效果是这样的:

小朋友的作品将语言和图形融为一体

“小朋友相当于是Hack了一下这个游戏机制,因为我们的词条确实是允许堆叠的,”叶梓涛觉得很有趣,“就像是直接用汉字的形象去反馈了他概念里的东西。”文学批评家们也许可以说,这是孩子对诗歌的“解构”,但也可以理解为每个人对语言的感知就是不一样。说不定,在这个孩子眼中,诗歌就是由汉字排列出来的美丽图形呢?“当玩家在游戏里能够把玩词句,体会到尝试新语言的乐趣,就很少会有人再去纠结成品是不是诗了。”叶梓涛说。就像他的一位诗人朋友所说,大家往往觉得“此刻,这个东西要看起来很炫”才很像诗。而恰恰那些最像诗的东西,最不是诗。诗是诗心,然后才是文字。

总之,站在消费端看,就像商品有贵有便宜,文化也被划入所谓高雅和不够高雅的领域,但创作应当是平等的。

既然谈过了游戏和诗歌,谈过了游戏的承载性,接下来似乎应该谈一谈叶梓涛在游戏作品中的“自我表达”。但叶梓涛已经反对这种提法很久了。

另外,在制作了好几部游戏之后,他觉得自己脱离了表达欲旺盛的“中二期”。那种年轻人的表达和世界发生冲突的理想主义叙事一直以来非常盛行,但他现在的工作状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理性、务实和长期主义。“就像建一幢楼,一块砖一块砖地往上摞。”

《独立游戏大电影》也许会让一些人对游戏开发者有理想主义艺术家的想象

这一点可能在声音禅意动作游戏《剑入禅境》中体现得最为明显。玩家在按键保持呼吸节奏的同时,要根据视觉和听觉的提示格挡、攻击。但整个游戏的画面非常抽象,由不断旋转、收缩的各种几何图形组成,最大程度地精简,让玩家将全部的精力放在节奏和时机上。

“它其实是从《只狼》里抽象出来的,一个关于时间窗口的游戏。”叶梓涛说,“因为在我看来,时间窗口就是动作游戏的本质。”

《剑入禅境》试图以简洁的几何图形、呼吸节奏、声音节奏来还原动作游戏的本质体验

还有一些关于时间的游戏。在奇特的“步行模拟游戏”《诗人,造物者》中,玩家“扮演”一条线段,弯曲向前、迂回缠绕,在即将触及永恒的时刻折返,仿佛抽象的时间轨迹。

《诗人,造物者》中,简洁美术营造出的空间和玩家扮演的线段,共同形成了对人生不同阶段的隐喻

另一款游戏《时间的形状》是叶梓涛对哲学游戏的尝试,试图用各种视听效果模拟不同状况、不同载体(指钟表等)下,时间流逝给人的感觉。通过这些游戏,这些抽象出来的机制,叶梓涛想要模拟出时间始终令他着迷的特质,因为人对时间的感知和人们周围世界的运转息息相关,而且不能回退与倒流,有一种一路奔赴终点、向死而生的悲壮。而游戏里通过无数帧数形成的时间,特别适合用来模拟那些感知的方式,或者说,时间的质感。

《时间的形状》中的这个画面,表现了机械钟所代表的离散的、工业革命的时间感

和人们所熟知的商业游戏,或者说那些本身就比较具有特色的独立游戏相比,这些叶梓涛的作品看起来要更加“实验”和富有学究气,有时候让我感觉像是学者的理论实践。所以我想知道,这些作品是否在性质上更接近于现代艺术馆和美术馆中的装置艺术。

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发者和艺术家都在进行跨界的尝试(图片来自《遗忘工程师》)

和这些游戏本身带有的实验性质一样, NExT Studios内部的这个叫创意工坊的小组,也在大厂内部尝试一种实验性质的组织方法。作为创意工坊的负责人、“Gameplus游戏 ”的监制,张哲川一直想要验证的事情是,大厂可不可以应用传统的创作逻辑来做游戏?这种方法可不可以在大厂中运行起来,它是不是盈亏平衡、可持续的?

叶梓涛(右)这几年的作品与探索,是目前创意工坊小组成果的一部分

“Gameplus游戏 ”在官网上的介绍很简练,可能不太容易一眼看明白。它被称为“NExT Studios进行的一系列研究创作(Research / Creation)”,目的是“希望在电子游戏与各个学科事物间创造与联结,探索游戏更多的形态与媒介潜能,并通过多种媒体形式分享创作过程中的心得与想法,为行业内外带来启发与灵感”。

“它可能会有点像谷歌的Experiments。”叶梓涛解释说,“他们会和外部艺术家合作,做一些开源项目。这些项目都是免费的,有很多和博物馆、艺术、文化合作的一些案例。对公司来说,它可以成为一个创作储备,也可以成为一些对外连接的渠道。” Experiments中的创作旨在通过创造性地使用AI和网页技术,让更多人看到这些技术的可能性,从而消除对它们的恐惧。也许游戏也需要类似的实践。

《写首诗吧》是目前“Gameplus游戏 ”的第一个正式作品,联结的是文学,并且意外地和公益项目有了联系。今后还会有更多,也会扩展到其他领域。这是改变所谓“文化的贫民窟”,弥合游戏与文化界、艺术界的割裂的一小步。《时间的形状》获得了2022年独立游戏节独具创新奖(IGF 2022 Nuovo Award)的荣誉提名,更新后的版本将作为“Gameplus游戏 ”的第二期作品推出。

此前,叶梓涛受邀到今年游戏开发者大会(GDC)的实验性玩法工作坊(EGW)分享过《时间的形状》的创作理念

概括来说,不管是尝试各种游戏形式的叶梓涛,还是提议构建“Gameplus游戏 ”的张哲川,他们尝试对抗的东西,是将游戏单纯视作资本聚集的产业的那种目光。而对抗的方式,不是单纯地跟文学、哲学之类的人文学科沾上一点边,让游戏显得更加“高大上”,更加“文艺”,而是想将游戏还原为单纯的媒介,并且挖掘这个媒介的更多可能。

两人都认为,游戏作为一种媒介是有天分的,它有更多能力去承载一些东西。“游戏确实擅长做一些其他媒介做不到的事情,但这个功能没有被充分挖掘。”张哲川说,“之前就有一些讨论,说游戏可能不太适合去承载知识,但更适合去表达一种过程。比如经济学里面,游戏会比书本更能让人理解博弈论;哲学里面,游戏的呈现形式更能帮助人去理解时间观……”

“给游戏正名,或者把游戏污名化,这种太极拳打来打去是没有尽头的。”叶梓涛补充,“重要的不是尝试把黑的或者被抹黑的说成白的,而是我们要做出更多白的……”

哪怕在现实意义上,他们不能确定自己的作品能让平时不玩游戏的人接受多少,能否打消他们对游戏既有的恐惧与偏见;他们也不能控制所谓的核心玩家,是否更愿意留在现有游戏形式创造的幻梦和舒适区中。但这种事情总要有人做,而且游戏本身,也值得往更远、更广阔的地方走。

相关问答:你看到过的最文艺的网名有哪些?

静待花开到荼蘼/

满屋书香草药香/

据说名字越长的人越幸运/

海若/

紫菀/

青苑/

云淡风轻/

蕊珠仙女/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明心见性/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夏花灿烂/

无限春光弄晴柔/

春秋代序斗转星移/

花非花雾非雾/

春之白兰/

春之歌/

梦萦桃花源/

魂萦旧梦/

梦回爱琴海/

巴比伦玫瑰/

拜占庭舞娘/

薛定谔的猫/

斯芬克斯之谜/

穿越迷雾/

人在旅途/

昨夜星辰/

风一样的男子/

开满鲜花的原野/

海之梦/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

望穿秋水/

南国红豆/

梦里江南/

春风十里扬州路/

秦淮明月/

一江春水/

沧浪之水/

沧海一声笑/

天涯路/

醉里挑灯看剑/

大漠孤烟/

秋水长天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首页|找订单|找工厂|看款下单|面辅料市场|服装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付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