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游戏陪玩生活「最佳陪玩」

   日期:2022-08-06 10:24:43     浏览:1    

想必现在有好多人对于最佳陪玩方面的知识都特别想要了解,那么今天周先生就为大家收集了一些关于游戏陪玩生活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解答大家的问题。

监制|吴蜜

电子游戏的体验设计的越丰富,玩家对游戏的感受就越具体。

目前游戏的类型越来越多样化,主题和打开方式就像蓝光光盘时代一样。这也意味着,新一代玩家在游戏世界里可能不仅仅是输赢。

那么,进入21世纪后,人们对电子游戏有哪些“欲望和需求”?是更精细的画面,更复杂的剧情,还是更身临其境的互动体验?

如果你亲身体验过任何一款当代流行游戏,你可能会发现上面描述的维度其实相当单薄。游戏作为伴随科技发展而诞生的文化活动,既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命题,也不是一种纯粹的娱乐方式。它是与社会文本和商业资本密切互动的结果,以至于,在玩家的语境之外,游戏往往凝结着一个时代的文化无意识。

于是,在这种无意识中,一些新的机会、金钱、关系开始沿着虚与实的缝隙渗入人们的生活。

比如玩游戏。

01

零工

说实话,很少有人想到在游戏世界里,那些纵横的地图,那些嚣张的玩家,那些陪玩的玩家,有一天会和“零工”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但事实上,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研究员Xi安看来,在中国互联网上,游戏行业确实催生了一个庞大的零工群体。他们是热门游戏的陪练和陪练,是直播浪潮下的电竞主播,是二手转售软件中拥有众多账号的游戏商。

即使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在招聘广告中经常被冠以“压力小”、“自主性高”、“灵活简单”等形容词,但抛开装饰并不能掩盖这是一份琐碎而没有安全感的工作。

比如和谷谷打游戏,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一份可持续的工作。

在谷谷的规划里,陪她玩是她赚零花钱的方式之一。一般来说,她最近喜欢玩什么游戏就带什么游戏。

“不过,我不是技术玩伴。”在谷谷看来,社交牛属性是她可以发挥的优势,所以即使有技术上的瑕疵,她也大多可以用高情商来掩盖。

最近,谷谷更多的是在玩一个叫“轻相遇”的游戏。几年前这个游戏刚上线的时候,她还挺沉迷的,但是跑地图又没有日常任务做的时候,古古就放弃了游泳。

最近之所以拿起来,是因为这款游戏在陪玩领域非常容易接单。

在微博中搜索“游戏陪玩”,弹出的结果页面基本都是热门手游,从王者荣耀、LOL到和平精英都有,但最频繁最频繁的一定是广宇。

在微博的游戏交易超谈榜中,《光明与玩法相遇》的互动次数位居榜单第二,第一是《天光与黑市相遇》。《轻相遇》背后有很多热门的国民手游,《申远》、《王者荣耀》、《爱情》、《制作人》等很多手游都是《轻相遇》的背后。

从游戏的规模、人气、用户规模来看,《光宇》在手游界算不上热门,但就是这样一款不算热门的游戏,却像任何一款热门手游一样,孕育了一批规模不小的陪玩者。

在百度百科上,这款游戏被称为“社交冒险游戏”。2019年发布,2021年登陆switch,期间还获得了苹果设计奖。

翻看游戏媒体对广宇的评价,也大多是好评。“治愈”、“温柔”、“自由”是最常见的形容词。除此之外,玩家们似乎都认同它有着与竞技游戏完全不同的画风。

在谷谷的介绍中,其核心玩法是跑图、拿金像、存蜡烛、换服装。同时,谷谷也认为,正是因为这种单一的玩法,游戏玩家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相比之下,像王者荣耀这样的竞技类游戏,更需要和伙伴一起玩,而广宇这样的游戏,技能没那么高,重在和伙伴一起玩。

而且在这种游戏中,玩家可以自由选择怎么玩。即使他们躺在云里,在风中腐烂,也不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他们。相应的,陪伴玩家的责任和压力就低了很多。如果你说得甜言蜜语,有耐心,又能临机应变,你就能成为第一出场。

在谷谷看来,王者荣耀的公司并不是免费的,他需要极其充沛的精力。操作很重要,一不小心就会被骗。但在轻相遇中,经验可以弥补技能的不足,尤其是那些漫无目的奔跑的人,可以建立起源源不断的流水的感情和更稳定的雇佣关系。

02

关系

结合现实,“迷失方向”似乎并不是危言耸听,尤其是在网络游戏日益成为当代人灵活的社交载体的背景下。

在谷谷的附带职业声明中,反复提到一个词“3354”占有欲。翻看这款游戏在社交媒体上的反馈,很多玩家都有类似的表达。

CP里有人蹲坑,会特别标注“最好是男生,粘人,占有欲强,专一”。」;有的佛教徒下蹲使劲打,表示“情绪稳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总的来说不算别扭,但还是有点占有欲。」

其实这款游戏在玩家中有个外号,叫做“占有欲放大器”。如前所述,这是一款社交冒险游戏,玩家互动占据了游戏的很大一部分,互动中有很多与现实形成反差的元素,比如牵手、拥抱、背靠背,还有各种各样的玩家关系,比如守护者与幼崽、固定玩伴(固定玩伴)、CP(恋人关系)。

当这些与现实相比较的游戏元素结合在一起,就生出一种类似于现实人际交往中的情绪。——古古曾经带了一个可爱的新来,两个人是监护关系。然而,当她在游戏中与其他游戏好友拥抱、牵手时,这种可爱的新生反应非常激烈,她甚至认为这是一种背叛,于是求助于其他玩伴。

这种剧情在光遇游戏中并不少见,甚至相当常见。

这里有一个背景。与大多数竞技陪练游戏不同,光宇有自己的陪练规则。

这些陪护大多以群的形式呈现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这是一个类似于直播公会的系统。在一个押运团里,团长负责统筹,派单负责找客户。一般有单个数量要求,护送者为负。

责服务好客户,也就是所谓的「老板」。

和想象中的随玩随点不同,这些陪玩团设置了一系列促销玩法,比如,在有些陪玩团中,你可以通过充值储值卡,变身为VIP客户,获得陪玩的优先选择权,甚至还可以获得陪玩的真实联系方式。有的则是预存赠送,比如预存99单,陪玩团会赠送14单。

除此以外,陪玩团还可根据「老板」需求,提供不同风格的陪玩。比如,在光·遇,陪玩可分为树洞,虚恋,琴陪,鸟陪,其中,树洞陪玩指的可倾听心事的陪玩,虚恋,则是虚拟恋人,可与客户模拟恋人关系,而琴陪,则是可以在游戏中弹奏音乐的陪玩,鸟陪,是指拥有白鸟装扮的陪玩。

发现没有,像是所有自成体系的网络文化那样,游戏陪玩也有丰富的自造语言和规则,他们小心使用萌化词语,大胆创新盈利模式,并借此编织一个合理的、成体系的组织。

不过,这个组织可能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合规,也并不拥有良好的声誉。一方面,陪玩们虽然花费时间精力以赚取报酬,但工作方式是游戏,便自带原罪,另一方面,陪玩们破碎而暧昧的服务形式,总会出现游离于边缘关系的状况。

谷谷对此举例,在陪玩群中,陪陪们为了稳固一个出手豪爽的「老板」,往往会与其建立在游戏外的关系,这个关系,可以是网友,也可以是网恋男友或女友。

她甚至给出了几张陪玩超话的挂人截图,在陪玩超话中,不乏与多位老板建立网恋关系,但最终翻车而遭遇封杀的陪玩。

——「三角形很稳定,但三个人的关系不稳定。」

03

平台

从形态上来说,当前陪玩普遍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技术陪,一种是娱乐陪。

技术陪,有着更多操作要求,而娱乐陪,则有着更多语言要求。但不管是哪一种形式,它本质都是一种服务导向的劳动。

所以,这也使得,在陪玩产业的形成过程中,劳动者也饱受性别分工的支配。

在早期,游戏陪玩产业大多以男性为主,客户也更多是男性。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诉求,有人希望用金钱来购买体验,把艰难的通关过程变得简单,有人则希望通过手速变现,于是,买卖双方一拍即合,陪玩行业雏形初现。

但什么才是使得整个陪玩行业走向壮大,并蔚然成风的关键事件?

2014年前后,一批陪玩、代练平台「鱼泡泡」「代练通」的出现,使得陪玩行业浮出水面。这些平台与其说是代练平台,不如说是中介网络平台。在其诞生后,游戏陪玩领域出现了不少变化,首当其冲的,便是从业者的性别比。

在陪玩平台上线之前,大多数玩家只会在打游戏打的精疲力竭的时候,苦寻大神带飞,但陪玩软件的上线,让玩家们意识到,我们除了获得普通的游戏体验,或许还可以通过购买服务,获得更优质的游戏体验。

比如,竞技类游戏匹配的队友都是壮汉,可陪玩平台上也有气泡音的甜妹。而对女性玩家来说,我虽然游戏技术不够出色,总被队友怒喷,但钞能力之下,总能买到耐心的野王带飞。

这一期间,一批专业化、规模化的陪玩社区饱受资本青睐。陪玩平台比心,注册用户过5000万,注册陪练大神达600万,甚至还邀请职业战队参与代言。

然而,陪玩平台作为一架新的财富过山车,呼啸而过时,乘车人难免经历人性的考验和挣扎。

一群被过滤出来的有钱、有闲、有阴暗畅想的中产玩家,和一群排队等候金主老板的数字零工,迎头碰上,能擦出的故事并不新鲜。

坊间曾有这样的调侃,陪玩必备三件套,变声器代打和假照——当一个行业开始使用变声器时,它距离失控也就不远了。

2021年下半年,陪玩行业在短暂辉煌后,踩下刹车。

当年9月10日,由于存在多个账号利用低俗、软色情信息诱导未成年人参与陪玩等问题,头部玩家比心App宣布无限期下线陪玩业务。

三个月后,几乎所有游戏的陪玩业务都悄然下线。

04

个体

平台的故事不算新鲜。

不过是,在电子游戏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风口变换,商机迭出,有人用很短的时间发现了蓝海,进而投身其中,吹响进攻的号角,但转而又在政策突变中,被时代抛下。

但个体的故事却值得反复揣摩。

从本质上看,几百万游走在虚实边界的游戏零工,在劳工规模上可比肩外卖、家政、网约车司机们,在工作性质上,则囿于灰色经济属性而变成了一种难以定义的劳动者。

表面上,这份工作简单、灵活,人们可以一边玩着喜欢的游戏,一边赚取不错的报酬,但事实上,在传统工时逐步失守的年代,哪怕是虚拟身份下的工作,也依然会影响到现实生活。

所以,游戏陪玩们也会面临巨大压力,这份琐碎且毫无保障的重复劳动,虽然可以带来薪水,但也弥漫着剥削和焦虑。

有人为了巩固与临时雇主的关系,不得不昼夜颠倒,时刻在线,有人为了获得更多的单子,难免在游戏世界里模拟新的人设。

更为残忍的是,这些影响并不会因为政策的介入,而就此打住。正如社会学研究者夕岸曾描述的那样,「这些玩家和零工,大都形成了地鼠人格,知道怎么在锤子砸过来的时候进行完美躲避,并在错综复杂的网络迷窟里穿梭游走。」

至于未来,这个角色也仍然不会消失。

毕竟,在这些越来越接近现实的游戏世界里,有太多玩家没法掌控的东西,最初是让人沉迷的游戏化设计,继而,是全天候在线也拯救不了的孤独。

相关问答:玩吃鸡如何找人陪你玩?

我觉得找陪玩的话有以下几点

1.找路人加好友

2.去世界或者聊天室或者战队邀请或者加入

3.直接叫朋友一起来玩

4.去某聊天平台和陌生人加好友一起玩

5.或者去平台下单找陪玩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首页|找订单|找工厂|看款下单|面辅料市场|服装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付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