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楚乔第四十九章十三皇子(楚乔第四十九章十三皇子)

   日期:2022-12-23 19:51:42     浏览:6    

想必现在大家对于楚乔第四十九章十三皇子方面的知识都比较想要了解,此刻小肖就为大家收集了一些关于楚乔第四十九章十三皇子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小心!”赵嵩厉声高呼,抢身就冲出席位。

与此同时,只见一道白亮的锋芒陡然从后席传出,就在土达的拳头马上就要挨到楚乔身子的时候,锋芒扑哧一声,射入大汉的头颅,在后脑上开了一个大大的血洞!

而此时,楚乔的一个头刚刚磕在地上。

土达双目圆瞪,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口鼻喷血,目光呆滞,终于轰然倒下,鲜血从后脑潺潺而出,迫人心弦。

“大胆!”扎玛大怒,一下从席位上跳起身来,厉声叫道,“面见圣上竟敢携带武器,燕洵!你要造反吗?”

燕洵好整以暇地坐在席位上,面色冷淡,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块瓷器碎片,淡淡地反问:“杯子,也算是武器吗?”

惊愕的众人这才发觉,原来燕洵刚才用来杀死土达的东西,竟是一块碎裂的杯子!

赵嵩冷声说道:“父皇,扎玛郡主的属下不讲规矩,背后偷袭,实在该杀。”

夏皇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两旁的侍卫忙闪身而出,将土达的尸体拖出帐外。

“郡主,你休息好了吗?”面色平静的少女转过身去,双眼毫无半点感情地望向神色不安的扎玛,沉声说道,“你若是还觉得累,可以先叫其他下属再来一场。”

大夏的贵族们转瞬就把注意力从死去的落败者身上转移了过来,纷纷看热闹一样看向扎玛,等着她如何措辞。

明眼人都看得出,扎玛根本就没想过和楚乔动手,之前所说,不过是以为土达一定能够杀死楚乔,可是眼下土达已死,她若还是以借口推托,那谁都能看得出她是胆怯不敢迎战了。偏偏她还是主动挑战之人,以西北的风俗,胆怯者比战场逃兵还要令人不齿,会受到所有人的蔑视。

扎玛咬了咬牙,唰的一声甩了声鞭子,站起身来厉声叫道:“比就比,我还怕你一个下贱的奴隶不成?”

“等等,”赵齐突然起身,笑着说道,“已经很久没见过武艺这样精湛的女子了,这样吧,刚才是比武艺,这一局就来比试射箭,大家看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心下了然。巴图哈家族雄踞西北,势力强大,老巴图脾气火暴,若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帝都有所损伤必定大发雷霆,心怀怨愤。再加上这扎玛郡主向来以箭术精湛著名,赵齐所言,不过是为西北挽回颜面罢了。

她一个小小的女奴,枪法虽是高明,箭法却不一定出众,等着看热闹的众人不由得大失所望,却也无可奈何。

然而,上首的第七席上,紫袍白裘的男子微微眯起眼睛,领教过楚乔精湛箭术的诸葛玥端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口。

果然,只见扎玛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得意扬扬地取了一支劲弩,冷然走到场中,说道:“你先来?”

“不敢,郡主先请。”

扎玛冷笑一声,挥手摸出三支劲箭,弯弓而上,嗖的一声,三支利箭同时射出,闪电般射向百步外的箭靶红心处,连珠迸发,风声呼啸,手段高超,顿时引起大片的赞誉之声。

然而,如雷的掌声还没有停歇,只见少女陡然单膝跪地,拉动比她身高还要高上少许的巨大弓弩,三支劲箭紧追着扎玛的利箭而去,嗖嗖嗖三声脆响,势如破竹地穿透了扎玛的三支箭尾,几乎和她的箭同时射在箭靶红心之上!

呼吸之间,高下立判!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欢呼如雷,久久不歇。

“扎玛郡主,承让了。”楚乔淡淡点头,走向大帐。

就连夏皇也微微动容,叹道:“这样的箭技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你身为女儿身,的确不易。”

楚乔眉梢一挑,但仍旧重重地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多谢陛下赞赏。”

赵嵩兴奋地说道:“既然这样,父皇不赏赐点什么吗?”

夏皇淡淡地看了这小儿子一眼,说道:“各赐一匹绢吧。”

赵嵩显然对这个赏赐极不满意,正要说点什么,却被赵齐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礼官端着两匹绢走上前来,楚乔和扎玛两人面色迥异地接过赏赐,各自退下。大帐内气氛热烈,此时又有舞姬上前献舞,众人的目光顿时又被吸引了过去。燕洵抬起头来,和楚乔对视,两人相视一笑。

盛大的皇家猎宴终于结束,楚乔和燕洵回到帐中,阿精身受重伤,外面由左堂布置守夜。

燕洵倒了一壶清茶,坐在椅子上喝水,楚乔坐在火盆旁,抬头说道:“夏皇赏了赵彻龙泉剑,你怎么看?”

“很明显,他在警告穆合氏,不要再将穆合西风的死推在赵彻头上。”

楚乔皱起眉头,点了点头,“这样一来,岂不是要魏阀担这个黑锅?难道,他想借着这件事,放任魏阀和穆合氏内斗?”

“嗯,”燕洵点了点头,“穆合氏太过跋扈,将他们捧得越高,就会摔得越惨,就如同三十年前的欧氏一样。”

楚乔叹了口气,突然觉得今日十分疲劳,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人一日之间冲进局势之中,将本就扑朔迷离的关系弄得更加复杂。她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刚要站起身来离去,燕洵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阿楚,刚刚那个叫土达的在后面偷袭你,你为什么不躲,以你的警觉,不可能没发觉的。”

楚乔回过头来,很是自然地说道:“因为你在后面啊。”

外面的风有些大,吹在帐篷之上,丝丝凉气透过帐篷刮了进来。燕洵微微一愣,可是很快,他的嘴角就轻轻牵起,由衷地一笑,说道:“是啊,我真笨。”

“我走了啊。”

帘子一掀,女孩子的身影就消失在帐篷里。

燕洵嘴角轻勾,表情很是温暖,一颗坚冰般的心,慢慢地融化开了一个缺口,有温暖潮湿的风柔和地吹了进来。

因为他在后面,所以就放心地将最危险的脊背空出来不做任何防备。

他们始终是对方最值得相信的人,就像小时候一样,他只可以在她面前闭上眼睛,而她也只能够在他面前安然沉睡。

星月无光,夜色漫长,年轻的燕北世子微微仰起头来,“阿楚,感激你,让我仍旧有一个人可以相信。”

营帐里一片温暖,楚乔洗了个澡,感觉很累。她靠在软榻上,想要闭上眼睛,却在闭眼的一瞬间,看到了那柄放在床头的宝剑。

她坐起身来,轻轻地抽出剑身,青色的剑芒在灯火下有着流水般的光华,暗红色的剑纹像是诡异的鲜血,轻轻地闪动着。

七年了,她想过他们会再见面,只是没想到,竟会以这样的方式。

她知道,诸葛玥也一定看到了她脖颈上的伤,他们似乎一直是这样,对立,剑拔弩张,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命中注定的敌人。

孩子的惨叫声似乎又回荡在耳边,那断裂的手臂、渗血的麻袋、清冷的亭湖,像是一部电影一般,缓缓地在她眼前划动。那块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于黑夜中飘散着香气的红烧肉像是一支利箭,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头。

“月儿,你相信五哥吗?我会保护你的啊!”

酸楚的气息再一次回荡在胸腔之中,她眼神锐利,耳边再一次响起了那****夜夜回荡在梦魇之中的声音,小八在九崴街的囚车里那声临死前的悲呼整整盘踞了她七年的噩梦。

“月儿姐!救救我,救救我!”

遍地积血,血肉模糊,被凌迟而死的孩子面目全非,那个梦魇般的夜晚,她偷偷逃出盛金宫来到菜市口,和恶狗一同争抢那些破碎的尸首,却找不到哪里是孩子的头颅,哪里是孩子的手脚。她甚至没有能力将孩子的尸体安葬,只能让那些血肉通通沉到赤水湖中,染红那一汪沾满了贵族胭脂酒肉之气的湖水。

“小八,你就躺在这里看着,等着我给你报仇。”

那一天,眼泪已经干涸,只有熊熊的仇恨在心底狰狞盘踞,孩子拳头紧握,像是狰狞的小兽,紧紧地咬住下唇。

一晃,七年已过。

诸葛玥,你终于回来了。

黑暗之中,有少女低沉的呼吸缓缓响起。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很久。

天边星子寥落,那是燕北的风,带着肃杀的血腥之气,顺着西蒙大地的轮廓,远远地吹了过来。

白苍历第七百七十三年,初春,红川高原正值隆冬,天降暴雪,一片苍茫。由夏唐边境通往真煌的驰道被大雪阻断,商旅不通,京城物价飞涨,大批商贾囤积居奇,借机抬高油米茶盐等必需品价格,居民抢购米粮,帝都秩序大乱。

三月初六,盛金宫传召穆合氏嫡系子孙穆合西云,大加痛斥,罢去穆合西云帝都府尹的职位,改由皇三子赵齐执掌。这,是帝国三百年历史以来,赵氏子孙第一次掌管帝都府尹衙门,由此以后,真煌帝都的三军护卫之责,就完全掌握在皇族的手里了。

赵齐上位之后,立刻接手了绿营兵马,重新整合换血。赵齐生母舒贵妃,乃魏阀家主魏光的一母胞妹,是以赵齐的各项政令,均得到了魏阀将领们的热烈拥护。不消三日,帝都城防焕然一新。三月初十,赵齐带着绿营兵马开赴真煌城外,亲自修整京城驰道,一时间,被帝都百姓传为佳话。

此时,城外的风雪旷野之上,一骑快马突然顶风冒雪地飞驰而来。前方一片茫茫,荒无人烟,天地都是苍白一片,让人不辨东南西北。

只隔了一个坡,另一片苍茫的雪地上,乌道崖半眯着眼睛,头戴青色风帽,长长的眉毛上缀着白霜,脸被冻得发白,双目却炯炯有神地盯着前方,面色沉静,看不出在想什么。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首页|求购|企业店铺|网上商城|供应市场|行业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