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汉文帝霸陵为什么在白鹿原上,为什么叫霸陵

   日期:2022-11-25 16:36:59     浏览:3    

相信目前很多人对于汉文帝霸陵为什么在白鹿原上都比较感兴趣,现在老赵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为什么叫霸陵方面的知识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 次数:9278347 已用完,请联系开发者***

马永嬴

12月14日,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会上确认,陕西省西安市白鹿原的“江村大墓”墓主人正是汉文帝。江村大墓的形制、规模均符合西汉最高等级墓葬规格,加之其周边分布窦皇后陵、薄太后陵,专家确认江村大墓为汉文帝霸陵。

本文为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马永嬴对于汉文帝霸陵选址研究。在他看,汉文帝霸陵放弃渭北祖陵区,选址白鹿原的原因不是因为受到”昭穆制度”限制被迫别葬,而是为了解决其母薄太后的丧葬礼仪问题,并兼顾扼守交通要道、防御东方诸侯的政治需要;同时,文帝的个人情感因素也影响到霸陵的选址。

2011年,笔者曾与焦南峰合撰《西汉帝陵选址研究》一文,系统分析了西汉帝陵选址受到诸如传统葬俗、风水思想、政治形势以及皇帝个人好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1]。这是西汉帝陵选址的普遍规律,具体到每座帝陵的选址,又与陵主的自身情况息息相关,本文主要讨论汉文帝霸陵选址白鹿原的主要原因。

霸陵陵区外景

01

汉文帝为汉高祖庶子,公元前180年即位。当时,高祖、惠帝已入葬咸阳原,形成祖陵区。文帝却放弃此地,另择新址,营建霸陵。个中原委,史无明载,后世学者颇多研究考证,其观点不外两种:其一,西汉帝陵按昭穆排列,文帝继兄而立,其陵位与惠帝安陵均为穆位,无法安排,故只能另辟新址[2]。其二,西汉帝陵无昭穆制度,文帝霸陵选址白鹿原主要是个人原因[3]。

这两种观点都涉及到昭穆制度,根据文献记载,先秦时,这种制度多用于宗庙[4],也用于墓地。《周礼·春官·冢人》:“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为之图,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为左右。”[5]考古发现的按照“昭穆制度”排列位置的,只有陕西凤翔马家庄一号建筑群遗址略有其意[6],但墓地的实例却从未发现。

汉文帝时,为规划祖先陵园寝庙,丞相韦玄成提出按照“昭穆”规划宗庙:“臣愚以为高帝受命定天下,宜为帝者太祖之庙,世世不毁,承后属尽者宜毁。今宗庙异处,昭穆不序,宜入就太祖庙而序昭穆如礼。”[7]这里明确强调的是宗庙,何况韦氏明言当时即便宗庙也是“昭穆不序”,更遑论陵墓!因此,西汉帝陵不可能有昭穆制度,汉文帝霸陵选址当另有原因。

笔者以为,汉文帝霸陵选址白鹿原主要原因有三:其一,解决薄太后的丧葬礼仪问题;其二,政治需要,即扼守交通要道,防御东方诸侯;其三,文帝个人情感因素的影响。

02

汉文帝之所以离开咸阳原祖陵区别葬他处,其首要原因应当是为了解决其母薄太后的丧葬礼仪问题。

史书记载,文帝之母薄氏原为秦末复立的魏王豹妾妃,汉三年(公元前204年)魏王豹死,刘邦“见薄姬有色,诏内后宫”[8]。文帝即位后,薄氏被尊为皇太后,其陵墓礼仪问题自然会提上议事日程。当时,刘邦已葬长陵。古代有“夫妻一体”[9]“生死相恤,坟墓相从”[10]观念和葬俗,西汉也有嫔妃祔葬帝陵的制度性规定[11],更何况刘邦嫔妃已有戚夫人、傅夫人等陪葬长陵[12]。因此,按常理薄氏应该入葬长陵,陪伴高祖左右。

江村大墓

在中国古代,坟墓是墓主留在世间的最后遗迹,反映着墓主的终极地位和最后的荣耀。《周礼·春官·冢人》载:“以爵等为丘封之度与其树数。”[13]《吕氏春秋·孟冬纪》也说:“营丘垅之大小高卑厚薄之度,贵贱之等级”[14]。因此,坟墓绝不仅仅是埋葬死者的场所,它还有相当深厚的社会文化含义。正因如此,已被尊为皇太后的薄氏的墓葬绝非小事。它以哪种规制营建?不仅关乎薄氏本人的终极地位问题,甚至会影响到文帝承继汉室的正当合法性,因此,不可不慎。然而,吕后此前已作为正妻与高祖合葬,长陵不可能出现2座皇后陵墓,薄氏欲葬长陵,只能以嫔妃的身份祔葬。这样,其墓葬规制将大大降低。

汉初对丧葬应当已有制度性规定,《史记》记载:“高帝崩,孝惠即位,乃谓叔孙生曰:‘先帝园陵寝庙,群臣莫习。’徙为太常,定宗庙仪法。”[15]张家山汉简即出土有《葬律》[16]。汉景帝时期,武原侯卫不害“坐葬过律,国除。”[17]汉哀帝祖母傅昭仪以皇太太后的身份,强行合葬元帝渭陵,也只能按照一般贵族大臣的等级使用“甲”字形墓葬[18],其封土因超高,被王莽以“不应礼”[19]为由,将之平毁。

根据考古资料来看,西汉帝陵陵区只有皇帝和皇后的两座陵墓是主墓,其墓葬形制为带有四条墓道的“亞”字形,地面有高大的封土(一般在30米左右),陵墓周围有大量外藏坑。其他嫔妃姬妾、贵族大臣的墓葬规制则一般是“甲”字形墓葬(个别为“中”字形),封土高度10多米,大多无外藏坑。

江村大墓墓葬

如果薄氏要入葬长陵,大概只能以后者的规制修建陵墓。这样的墓葬形制,明显贬低了已被尊为皇太后的薄氏。倘如此,我们勿作他论,仅从情感上来讲,文帝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史书记载,薄氏进入汉宫之后,“岁馀不得幸”,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刘邦“召而幸之”“一幸生男,是为代王”。代王刘恒生于汉五年(公元前202年),至汉十二年(公元前195年)高祖去世的七八年间,按理说,他应当有机会与父亲一起生活相处。但问题是其母薄姬“希见高祖”[20]。在古代皇家,母以子贵,同时,子也以母贵。既然母亲被冷落,儿子恐怕也是“稀见”父面。偌大的汉宫中,母亲薄氏是年幼的刘恒唯一的亲人和依靠。

薄氏母子当时的处境凄冷,却也因祸得福,“高祖崩,诸御幸姬戚夫人之属,吕太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宫。而薄姬以希见故,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首页|求购|企业店铺|网上商城|供应市场|行业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