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生活 » 正文

太白剑神独孤飞云,太白的武功大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8-06 23:30:08   来源:网络   作者:老王   浏览次数:4
核心提示:想必现在有很多小伙伴对于太白的武功大全方面的知识都特别想要了解,如今老王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太白剑神独孤飞云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太白派设定即将上线!从今天开始,道娘给大家讲一系列关于太白的故事~震惊!楼主先生居然把自己的财富交给了失业的公务员!今天就来看看冯武威和独孤非云创

想必现在有很多小伙伴对于太白的武功大全方面的知识都特别想要了解,如今老王也是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关于太白剑神独孤飞云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太白派设定即将上线!从今天开始,道娘给大家讲一系列关于太白的故事~

震惊!楼主先生居然把自己的财富交给了失业的公务员!今天就来看看冯武威和独孤非云创立太白教的故事吧~

太白的设定内容发布后,新一期粉丝星即将开启。这次的主题是太白和唐门。相关规则请关注道娘推送。

此外,刀娘还贴心的穿上了太白cos。看腻了可以看看cos ~

太白cos

CN:舞龙-孔雀岭-白银川

(设置与cos图纸无关)

流星出框,剑覆雪无痕。

教派人物

《天峰洗剑录》

无风孤独的飞云:创派大师

(1)剑宗

无风痕是开封人,独孤非云是秦川人。

不仅是秦川人,秦川的大地主也是。他们最有钱的时候独孤山庄有一千多座山头,五代十国等各色人等。就连契丹人路过,都彬彬有礼,不敢侵犯。

杜非云的父亲活着的时候,生活相当放荡。他沉溺于浪漫的生活,养了很多小妾。不管我儿子,我只把家里几百卷剑谱扔给他。

杜三岁时练剑,六岁时,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他将来会成为一个非凡的人。十一岁的时候,我已经练完了杜家传下来的几百套剑法。我十四岁就开始了自己的剑术。

十六岁那年,父亲去世了。杜是的主人,卖掉了他家90%的房产,——。如果没有,你今天在秦川看到的所有土地都属于他。

唯一剩下的就是天丰附近的一大片地。天峰俗称浩然峰,人们称之为天峰,是因为它的意思是“高如天”。每年春天,独孤一家都会去王耀山谷赏梅花。独孤非云是唯一一个跑到天峰的人。家仆去看他,回来说:“少爷一个人拿着剑站在那里。我不知道他是在享受风还是雪。但过了一会儿,他就开始舞剑了,好像创造了一个新的招式。”

杜非云喜欢那块土地,所以他留了下来。

他把风迹拉到秦川的时候,指给他看。“这附近所有的房子都是我以前的花园,如果你把它们修好,你大概可以住在那里。”

如果没有一丝风,就会令人瞠目结舌:那些房子高大雄伟,不比开封皇城。什么叫“人修好了就能活了”?

十几岁的杜非云动了心,把他带到后面的一个水池边看着。“池子里有冰鱼。荆棘虽多,附近无处。炖熊掌还挺好吃的。”

他还邀请冯武特雷斯去泡温泉,一边泡一边问他:“你看江湖这么好,为什么还要留在朝廷?”

无风心想,不是江湖有多好,而是有钱最好。

无论如何,风无痕受到了独孤非云的招待,留在了秦川。

住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杜古非云别有用心。

“虽然我把地卖了,但是还有六七百户左右的租户和我们家还有合同,他们不会解约。你熟悉法律,肯定知道怎么处理。”

“这堆带贷款的书面文件我不太懂。你有时间帮我处理细节吗?有没有什么霸道的条款需要废除?”

“事实上,我一个人住就够了,但是这一百多个佣人从别墅里无处可去。庄的收入还能负担他们的住宿吗?”

“你要知道,我父亲买的时候,都是死的事迹,唱歌,念经,打人,婚丧嫁娶,不管原主。我想给这些小妈妈们找个家,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无风头大如斗,有一次我敞开心扉和独孤非云交谈。

“少爷,如果村里缺个管家,你能不能理解约好,给我发工资?”

“工资?”杜笑道,“你自己掏钱就是了”

“庄子是你的,我怎么花?”

“上次我们在我生日那天喝了一杯,我让你帮我签了一份合同.你还记得吗?”

".我当时醉得厉害,只记得你说是送给你的礼物,还逼我签字。”

“房契上说,现在你是独孤别墅的主人。T

“还有一个问题。”无风问道。

“你说。”

“既然这是我的庄子,为什么还叫独孤山庄?”

“如果你愿意,明天就改名为冯家庄。你更喜欢和田玉匾还是紫檀木匾?叫人去仓库找找,他们应该还留了一些……”

“单飞!”无风剑。

杜转过身来,一招逐月欺负他。

无风绝招拆。

杜的剑法举世无双。但自创的破穴功夫背后,是对人体经络骨骼极其熟悉的理论支撑。两个人,一个优雅快捷,一个精准简单,往往在旗鼓相当中互相学习,对彼此更有利。

这次也是如此。30多招后,无风之迹,一招之下,远离战火。

“是我害得你来江湖打理我的家事。”他轻声恳求,“可我心里只有剑术,真的不想理会这堆破事。生活中,每个人都有不能丢弃的责任。遇见你是我的福气。”

无风轻叹一声,“我所学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毫无用处。我的优势对这个世界毫无用处。庄子这几年只有你帮我,我过得踏实快乐。我知道你真诚地对待我,我很高兴见到你。”

杜说,“谁说你在生活中所学到的东西是无用的?改天,咱们在秦川开个剑派,在武林中扬名立万。到时候世界上有什么不公正的地方,就会像那盒子里的剑一样,跃起杀死一条恶龙。又爽又开心,却不辜负世人。”

“哈!”无风摇了摇头。“风云剑派?太依恋你我。这个地方是太白山脉的一部分。不如叫太白剑派。”

“是啊。太白剑派,大气。”杜笑道:

无风点点头。“到时候,你的佃户和家仆就跟着我们学点防身剑术;庄德阁

姬们也可习练内功来御寒。你家仓库里的钱就拿来盖房子,盖多多的房子,筑高高的剑碑。”

“不错不错。”独孤飞云笑弯了眼睛,“你教习剑法,你盖房子,你筑剑碑。反正我只负责修习剑术,别的都靠你。”

“哈,某何惧之有?”

“那……择日不如撞日吧,今日就是太白剑派落成之日。”

“……开玩笑?”

“不开玩笑。”

第二日独孤飞云从仓库里选了一副最贵的玉石牌匾挂上。

后来风无痕在开封结识的好兄弟郑伍,追杀风无痕而来的杀手于青,太白首个正经大弟子公孙九,还有被梁知音一封书信荐来的面色苍白的唐门二少爷唐林,慢慢将这个半似玩笑的约定,铸成传奇。

(2)剑池

太白剑派落成之后,开封水陆绿林总瓢把子郑五爷来投之前,过了一阵子懒散的日子。

所谓剑派跟原来的也没什么差别,就是家仆歌姬佃户百姓人人习剑,有了奔头,大家都开始高兴了起来。独孤飞云擅创意,风无痕知基理,两人教起旁人来倒是有板有眼,但真要训练出一流高手,还需时日。

人人习剑,剑便不太够用。仓库中自有名剑,独孤飞云就拿出分给众人使用。他本不在意剑之贵贱,也是按照长短轻重随手分配而已。

之后却起了祸事。

有人觊觎那些名剑的价值,趁夜偷盗;却被旁人发现,缠斗了起来。风无痕与独孤飞云赶到之时,数十具尸体横陈雪上,鲜红刺骨,场面极为惨烈。

有风无痕火眼金睛在,很快就分辨出这十数人乃是相互厮杀,为剑而死。

独孤飞云一怒之下,将库内数百把历朝名刀名剑全数取来,沉入了冰池之中。之后还专门从大宅子里搬了出来,住到剑池附近,意思很明显:还有人想要盗剑的话,先打败我再说。

那剩下的徒众们不就无剑可用了?

独孤飞云性子倔强:没有剑,我自己铸。

冰池之水严寒极冷,独孤飞云曾与风无痕切磋,寻常铁剑放在池畔会很快包上一层冰凌,不知何故。但对战时若以内力维持冰凌形状,可千变万幻,更可促使弟子内功增长,极有好处。于是在最初独孤飞云铸剑技术不佳,打造出的剑身坑坑洼洼时候,便以此方法训导徒众,生生地逼出了太白门下除了快剑之外,还能有深厚的内力修为。

……后来,独孤飞云铸的剑就越来越好了。

那个池子从前主产冰鱼,风云二人常以冰蚕为饵钓来吃。如今一大堆铁锈扔了下去——冰鱼变得更为肥美。

风无痕的表妹方玉衣,就是被冰鱼吸引来的。

方玉衣是北宋第一也是唯一一名女仵作,常年扮作男装走动。当时年纪不小,被识穿裙钗身份,引来不小的非议。家中二老虽愿支持女儿专长,却担心她嫁不出去,整日唠叨。方玉衣不胜其烦,写信给表兄风无痕诉苦。其时正逢清明,到了冰鱼最佳美的时分。风无痕便邀方玉衣前来散心,顺便饕餮一番。

方玉衣除了女仵作之外,还有一个称号叫做女厨神。

她初来秦川便毫无生疏之感,一见冰鱼之下惊为天鱼,大呼从前太白等人雪水煮鱼的做法暴殄天物。独孤飞云本是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便争了起来,说道雪水煮鱼乃是顺应天时,如何不好?

结果方玉衣麻溜儿地在雪地里支起烤架,将肥美的冰鱼给烤了。

冰鱼多刺,本需小心剔除。但经火烤之后,细刺全成脆骨,完全不碍;外加方玉衣烤鱼时抹上的盐,竟有一丝青芥味道,衬得鱼肉极鲜极美,尘世无双。

方玉衣在秦川住了三个月,给风无痕和独孤飞云做了不少好吃的。

等她要告辞的那日,独孤飞云提亲了。

方玉衣道,“我大你三岁。”

独孤飞云道,“刚好。”

方玉衣道,“我是个仵作。”

独孤飞云道,“婚后继续。”

方玉衣道,“我家挺穷。”

独孤飞云道,“以后就不穷了。”

方玉衣道,“我长得一般。”

独孤飞云道,“哪有,漂亮得很。”

方玉衣心花怒放地刚想说“好”。

却听独孤飞云道,“我从小是个少爷,不太会做家事。”

方玉衣道,“我会做。”

独孤飞云道,“我是个武林中人,整天打打杀杀。”

方玉衣道,“你武功高。”

独孤飞云道,“我常常要闭关思索剑术。”

方玉衣道,“没事,我刚好下山去查案。”

于是独孤飞云心花怒放地伸手把方玉衣揽了过来。

方玉衣丰腴有肉,抱在怀里颇为舒服。

方玉衣摸摸独孤飞云的胸膛,觉得坚实可靠,便把脸贴了上去。

风无痕在旁猛咳嗽。

“我在这里,你们何以视而不见?”

结果,人家就是对他视而不见。

——和方玉衣成婚之后,独孤飞云迎来了一生中最开心幸福的一段时光。

每日吃着方玉衣做的小菜,喝着药王谷的梅花煎的茶。

没卖掉的那些地契涨了一倍价钱,卖掉的那些没涨。

在家门口参加八荒论剑,随随便便就夺得头筹,得了“剑神”之名。

最开心的是方玉衣给他生了个女儿,抓周时抓紧了爹爹的剑穗子不放。

独孤飞云把女儿宠上了天,方玉衣假装吃醋,独孤飞云大手环过来,母女俩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美好的时光却只有四年。

成婚四年,女儿三岁。方玉衣染上尸毒,沉疴难医。

她摸摸独孤飞云的脸,道,“对不起。”

独孤飞云摇摇头。

他以为自己大概会遇上什么厉害的对手,死在老婆前头,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没料到是老婆为了她心爱的事业,先行了一步。

“好好带女儿,别太宠了。”

“知道了,以后把她带成女剑神。”

“好啊。”方玉衣展颜一笑,“让她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跟我一样,一辈子一件事情也没后悔过。”

独孤飞云问,“你能不能多陪我几年?”

方玉衣答,“傻瓜,你有你的剑呀。”

然后就逝去了。

独孤飞云徘徊了很久,后来把自己的佩剑沉在了池子里。

他才不要剑陪。

那池子里埋藏了无数的剑,剑都在,剑的主人都不在。

独孤飞云想,他遇到了那个厉害的对手了。不是什么武林人,也不是什么大魔王。那个对手叫做生死。

风无痕成天看着他,怕他想不开。

独孤飞云指着池子说,“这池子没有名字。”

风无痕道,“我们平日不都叫它冰鱼池吗?”

“沉了那么多剑,叫沉剑池才对。”

“好,就叫沉剑池。”

“我以后都不想再吃冰鱼了。不好吃。”

“好,以后整个太白剑派上下,谁也不吃了。”

“……我想她。”

“这我帮不了你了。”

后来独孤飘渺跑过来,强横地钻到独孤飞云怀里,递给他一把小小的剑。

“爹爹,爹爹。要学剑。渺渺要学剑。”

独孤飞云闷闷地接过剑,挽出一道剑花。

极其明亮,如沉剑池水漾起的光华。

(3)剑神

后来独孤飞云问风无痕,“你何时才娶妻啊?”

风无痕顾左右而言他,“你看张梦白梁知音都没有婚嫁。可见我们这种操劳各种事务的人,就是没时间娶妻的。”

独孤飞云道,“张梦白修道,梁知音有他义兄,跟你有什么可比性。”

风无痕认真道,“我有这一山的弟子啊,他们就是我的子侄。我要对他们的未来负责。”

独孤飞云道,“哦。”

方玉衣还在的时候,太白做东道主,在附近找了个地方,约上各派好友一起聚聚。

众人不小心多切磋了几轮,就被外人硬生生地渲染出了一个“八荒论剑”。

那时节,从天香谷来了五个极美的姑娘。一个和唐门那个跟独孤飞云聊古董聊得可开心的大少爷出手双战,扇子配伞,行云流水。一个在听那人人敬服的银甲小将讲神威营当年的故事,听得认认真真。一个跟丐帮的少帮主猜枚,猜输了又提议要捉迷藏。一个就在那里扮懵扮傻,调戏从云滇远道而来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姑娘。还有一个美人雌雄莫辩,进能与真武一云子论道,退可帮方玉衣煮茶。

独孤飞云跟风无痕八卦,“听闻有个叫白天羽的,创立了神刀堂,刀法很是不错。你可见过?”

风无痕就八卦回去,“我本发了帖子邀约他来的,谁料到半途传了个口信,说遇见了值得遇见之人,就不来了。”

独孤飞云问,“对了,我们不是还邀了铸神谷的人么?怎也不见齐大小姐?”

风无痕摇摇头,“没信儿,说不准跟白堂主私奔去了。”

独孤飞云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

——后来知道风无痕随口一说就是真相,独孤飞云又差点又是一口茶。

那边医圣皇甫密的弟弟皇甫星望着周遭雪景诗兴大发,“一点剑意千川缈,两袖白云万仞遥。侠影迷踪知何处?琼宫玉阙朝天啸。”

那个雌雄莫辩的美人就接了过来,“朝天长啸,也不怕雪子崩落?”

秦川众人皆都附和。

皇甫星不忿,“那你说改什么?”

“琼宫玉阙空寂寥。”沈采薇道。

皇甫星咂摸半日,果然不错,再看时美人已不见踪影。原来那边厢烤冰鱼已经开锅,人人赶过去尝个新鲜。

等到八荒之会散去,身为东主,风无痕带着一群弟子们收拾残局。指挥各色人等把座椅搬回原地,把从山下酒楼里借的碗筷盘子送回去,再将有几路客人临走时忘了的秦川特产给送到驿站,直寄本门。诸般事务,繁繁杂杂。

风无痕面有疲色,见到独孤飞云走来时,却自然露出笑意。

“对了,还没恭贺你呢,切磋之中拔了头筹。”

独孤飞云并不在乎这些,“总的听下来,山下的江湖颇好,战乱渐止。”

“是啊,”风无痕点头,“赵匡胤很合适做皇帝。我从前见过他,极为励精图治的一位将领。听小唐说,近日把孟昶的小朝廷也给平定了。”

“你可怀念朝廷?若当年服个软,如今或许你已名列凌烟阁中。”

“凌烟阁?”风无痕失笑,“这比方太有趣。你说,长孙无忌,侯君集,乃至李靖,最终是个什么下场?魏征,房玄龄,杜如晦,虽全身而退,却一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他们有什么可羡?”

独孤飞云道,“我还怕你怪我,硬拉你来江湖。”

风无痕笑看跑来跑去搬桌子椅子的少年弟子,“江湖那么好,我怎么会怪你。”

独孤飞云抱着剑看看四周人马散去所余留的那点萧然,不禁叹息,“只可惜人还是少了些。要是有许多潇洒风流的人和我们一起作伴,该是多好。”

“那倒不难。”风无痕眼前闪过一些旧时好友的面容。“你若不嫌弃,我可以问问以前的那些朋友,愿不愿意金盆洗手,来太白一起看雪。”

“嫌弃?我嫌弃过谁?”独孤飞云问。

风无痕想了想,“也是。”

很多年后,独孤飞云的梦想成真。

出身黑道的五爷给太白折腾出一个大架构,又将沉剑池变成了江湖人洗手的大金盆。

于青是个杀手,他能用七七四十九把匕首杀人,也能每天给你说上七七四十九个笑话。

祁连天关一战痛失首徒公孙九,但他的娃娃公孙剑却活了下来,和独孤飘渺的娃娃闹在一处。

唐门的那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从头开始学剑,却学得了独孤飞云七成真传。

江湖那么好。

秦川逐雪,太白论剑。苍龙出水,飞燕逐月。雨落云飞,烟霞满天。

——这么好的一个江湖,谁能不爱?

历史文章戳下↓↓↓

爱发福利的刀娘的分割线

大侠你错过好多内容!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打赏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xxxxxxx",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首页|找订单|找工厂|看款下单|面辅料市场|服装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付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