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观点 » 正文

保山的桃花源水寨在哪里,保山水寨风景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12-23 15:28:42   来源:网络   作者:小王   浏览次数:33
核心提示:相信目前有很多人对于保山的桃花源水寨在哪里都是颇为感兴趣的,现在小王就在互联网上为大家归纳了一些关于保山水寨风景区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会喜欢。俞 匀 摄 2006年未被淹没时的霁虹桥 俞 匀 摄曾经的李家马店 南 丹 摄 水寨是南方古丝绸之道的重要驿站。《永昌府志》载,西汉初年,当地居民为使两岸交通便利

相信目前有很多人对于保山的桃花源水寨在哪里都是颇为感兴趣的,现在小王就在互联网上为大家归纳了一些关于保山水寨风景区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会喜欢。

俞 匀 摄

2006年未被淹没时的霁虹桥 俞 匀 摄

曾经的李家马店 南 丹 摄

水寨是南方古丝绸之道的重要驿站。《永昌府志》载,西汉初年,当地居民为使两岸交通便利,在离水寨五公里左右的沧江上,结篾绳为桥,称为藤篾桥。三国时武侯南征,架木桥以济师。元代也先不花西征,始更以巨木,题曰霁虹。经过藤篾桥、简易木桥、巨型木桥的飞跃发展,明代建起了铁索悬吊的“霁虹桥”,犹如天上的彩虹,凌空飞架人间。《徐霞客游记》记载道:临流设关,筑石为门,内依东崖,建武祠和税局;桥之西关亦如之,内依西崖,建楼台并祀创桥者。巩关俱在桥南,其北崖石巉削。无路可援,做“之”字上下,而桥则架于其北土石相接处,其桥阔于北盘江铁索桥。明著名文学家杨慎在《兰津渡》生动地描绘出行人步于桥上的紧张心情和怀古思乡的无限感慨:

织铁悬梯飞步惊,独空缥缈青霄平。

腾蛇游雾瘴氛恶,孔雀饮江烟濑清。

兰津南渡哀牢国,蒲塞西连诸葛营。

中原回首逾万里,怀古思归何限情。

明末云南著名书画家担当和尚,则以《渡澜沧江铁桥》这首诗赞美霁虹桥的雄姿和劳动人民的天才创作:

黑水奔腾出峡来,好山忽断也危哉。

是谁引铁将人渡,玉斧何曾画得开。

元无根蒂在江中,千里能将一线通。

到岸掉头魂欲坠,纵飞天马也行空。

山川是处遵天险,独此真如鹊架成。

刈木为舟用铁悬,人工巧在化工前。

而今既得凭虚御,一跨能穷天外天。

据载,霁虹桥自建成铁索桥以来,大的修复就有十八次之多,历500多年经久不衰。据中外桥梁专家研究,铁索桥首创于我国,尤以西南数省为精。而霁虹桥可算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铁索桥之一。

水寨曾称“瑞寨”。寨子靠山近水,四周大山环抱,村前开阔成一小盆地,每当阴雨季节,这里就成为彩虹之乡,当地称瑞气,故得名瑞寨。《徐霞客游记》记载的水寨环境为:盘南峰之腋而西,一里逶峡西山,则其内平洼一围,下坠如城,四山迥合于其上,底圆整如镜,得良畴数亩,村庐错落,鸡犬桑麻,具有灵气……武陵桃源,王官盘谷,皆所不及矣,此当为入滇第一胜。走南闯北的徐霞客将水寨看得胜过桃花源,实在是当之无愧。

跨入21世纪的第一个春天,我们一行来到了这个昔日被称之为“金齿咽喉”的地方。时过境迁,自1938年滇缅公路通车后,古驿道的作用已在逐渐丧失,水寨也已失去了往日的繁华,但那悠悠的古道,古道旁的风土人情,古道上那环窦相连的马蹄印,还在向人们昭示着它那无比丰厚的历史底蕴。

明代杰出的地质学家徐霞客于明崇祯年间到保山考察水寨时,盛赞水寨为“入滇以来第一胜境”“武陵桃源,皆不及”,对水寨所处地势的险峻以“滇中第一”来形容。

水寨的第一景当为霁虹桥,千百年来,流传于两岸的这支古老的民谣就是对这里的开发和交通境况的写照:“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渡澜沧,为他人。”到明代建成铁索桥后,因山洪肆虐,铁索桥被多次冲垮后又修复。

霁虹桥夹峙在高峻的博南山和罗岷山之间,从西岸向东岸看,只见博南山高耸峥嵘,山道蜿蜒,均是“之”字形的羊肠小道,辗转而下。过了霁虹桥,就到达了罗岷山前,山河的壮丽,旅途的艰辛,快到达目的地的喜悦一下子注入心头,于是乎就出现了霁虹桥“摩崖壁刻”的奇观。自桥开通至民国时期滇缅公路通车前,过往的文人骚客或迎或送,在崖上刻下了无数的诗篇,大大小小,阴刻、阳刻无所不容,犹如一本看不尽的史诗。“西南第一桥”“金齿咽喉”“天南锁钥”“人力所通”“天上星桥”“玉尺冰壶”“沧水飞虹”“悬崖奇渡”;张含、谢俊宇、徐本仙、李根源这些已作古的永昌名人的题词一个个跃然壁上。明代著名诗人张含的诗就很有代表性:

山形环抱哀牢国,千崖万壑生松风。

石路真从汉诸葛,铁柱或传唐鄂公。

桥通赤霄俯碧马,江含紫烟浮白龙。

渔梁鹊架得有此,绝顶咫尺樊桐宫。

民国初中期,霁虹桥畔的建筑有武侯祠、御匾楼、钟楼、匣楼(税局)。现健在的目击者还回忆得起有约1丈高的诸葛孔明的塑像,这些都已成过眼烟云了。映入眼帘的只有万年铁柱、旧桥墩,如蛇一般盘踞的旧桥铁链,静静流淌的江水,天空偶尔传来的声声鸟鸣。一棵大青树形单影只地伫立在江东岸,几天前一条黄牛从新建引桥被拆去桥板的地方跌落到了沙滩上,被人们处理后留下大摊血迹,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苍凉、悲壮,不由得令人联想起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江岸上盛开的朵朵灿烂的黄花,我们都叫不出它的名字,羞赧地开在叶下,水寨人叫它公鸡花,实际是叶下花,也叫金钟花。可惜由于生态的变化,这种植物已经不存在了。

距离雾虹桥约一公里的平坡就又是一番气象了。平坡是从博南山跨过沧江的第一个村庄,那失去的历史多少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用山石铺就的古道两旁是齐整的民房,古道中最多、最深的马蹄印就在这段路上。村子前后各有一道寨门,民房的规格依稀还保留着铺面的样式。据同行的刘人玉老师回忆:他13岁时,秉承父命与贩盐的生意人到杉阳开眼界。当时的平坡村街道两旁的民房檐下有许多都摆着长条桌、长条凳,行至这里花上5毛钱,就可吃到一碗饭、一小盘猪头肉及一小碟泡菜,那味道美极了。过去,这里无疑是过往行人的“加油站”。现在平坡已被人遗忘,但那酷似永平人的口音,那份招呼过往人的热情,以及旧时永昌府保山县的儒学给该村长寿老人李俊立的“期颐在望”的巨匾,永远不会因繁华的消失而消失。

霁虹桥钟楼上的古钟还保留在平坡小学内,钟为清乾隆年间所造,形象古朴,上为八瓣花尖向下的莲瓣,钟体被“皇图永固”“帝道遐昌”“法轮常转”“佛日增辉”几行字分为四面,上还有降魔杵花纹以及铸钟的倡导人、匠人、日期。据说,此钟在20世纪50年代大炼钢铁铜时已被判“死刑”,但因太重只好肢解,孰知敲了半天耳朵噪得受不了,而钟却纹丝不动,于是只好保留下来了。平坡还保留有一批刻有“光绪十八年造”字样的城砖。

我们的第二站是长湾。长湾是马姓人的发源地,据传明代就有马姓人自外地来这里落籍,几百年来繁衍得无数后代。第三站是石仙堂。这是一个深藏在山箐里的本地居民的原始宗教崇拜点。去石仙堂要经白牛汪。白牛汪是棕元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花红树绿,民风淳朴,处处荡漾着原始古朴之风。一个76岁的老奶奶听到我们要找石仙堂就主动替我们带路。弯弯曲曲的山道狭窄、陡峭,我们一步一滑战战兢兢地走,可老奶奶却能大步健走。

几经辗转,到上江边村已是下午了,一路上只见沧江如玉带,大山似屏障,江面上雾霭升腾,一幅壮观的江山多娇图。来到上江边行政村,只见四处绿树葱茏,流水潺潺,一根直径达一米的管子冒着一股能带动两盘磨的清泉泓泓流出。水又清又凉,于是我们将剩余的矿泉水倒了,来品尝这真正来自大山深处的泉水,喝下去一口,只觉清冽甘甜,仿佛一天的疲倦都化为乌有了。这样的龙洞在这里竟有10多个。上江边的地形属典型的澜沧江西岸的三级台地。背风、向阳、有树、有水,是我们的远古祖先喜欢居住的地方。一问,果然在这里曾发现过大量的新石器时代的石器,当地人俗称“雷楔子”。行政村的支书说,这种东西在这里随便就可以找到一箩,他家现在就有几件,我们催促他去取了来看看,一会儿果然取来了三件,均是双肩石铲。考古专家说这是几千年前原始社会的先民用来挖地的工具。听后,我们都感愕然。

水寨乡政府所在地房屋都是顺山而建。近年来搞乡镇建设,在乡政府旁建起了新集镇。街道规则,民房齐整,店铺林立,与有着辉煌历史的水寨老街子相得益彰。只是地处偏僻,除街天有5000余人赶街外,平时行人极少。位于老街子尾的水寨小学,民国时期是回龙寺。据说当时寺庙很大,香火也很旺。有几进院落,其中以观音殿和三世大佛殿为最大。上完观音殿前的十三级台阶,就是当地人极为崇拜的石佛爷像。

新建的水寨新街子上店铺较多,以小吃点、饭馆居多。小吃要数马玉香家做得最好。马玉香是个热情,干练的中年妇女,一口标准水寨话,一脸的笑,一肚子的幽默。她不但花卷、包子、饺子等面点做得好,且饵丝、米线的味道也鲜美,作料齐全,比城里的小吃店做得还要好。品尝着她的手艺,品味着她的幽默,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水寨的老街子比之平坡村更为壮观。用大石镶成的古道比平坡的宽,马蹄印很多,窝窝相应,环环相扣。两旁的民房很齐整,还保留着八格铺子的格局。城里的八格铺子早在旧城改造时烟消云散了,而在这里竟还能看到,真是预料之外的事。街道上的旧房也还保留着一部分的铺台子,显示着往昔商业的繁华。

距乡政府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双稻田的神秘田块。据说,这块田自古以来,无论什么品种的稻结的都是双穗。传说这名称还是皇帝到水寨时给起的呢。已退休的老书记马占超证明,他亲自见到这块田上的几个水稻品种都结有双穗。

在双穗田附近是水云寺遗址,大殿的石阶、墙基还在,原厢房经修复后还有人居住。其余的关于寺庙的迹象已不存在,所幸还有两块石碑好好地镶嵌在台阶上。一块是寺庙几经灾难又复修的记载;一块则是水寨铺、蒲缥铺、蒿子铺等厘税摊派的有关记载。

我们是2001年去的水寨,现在回忆起来还让人感慨良多。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水寨、霁虹桥已是变化很大了。凌驾于沧江上的铁路桥、公路桥、中缅输油管道桥的奇观让人叹为观止。真可谓三桥飞驾南北,天堑变通途。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打赏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xxxxxxx",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首页|求购|企业店铺|网上商城|供应市场|行业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收费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