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8维修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焦点 » 正文

动物来信用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12-23 12:27:59   来源:网络   作者:小黑   浏览次数:9
核心提示:想必现在有很多人对于动物来信用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都是颇为感兴趣的,那么小黑也是在网络上整理了一些关于动物来信用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解决你的疑问。《来自灭绝动物的信笺》等《动物来信》系列版本:耕雲·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20年9月自杀的海豚。汇聚而成的孔雀鱼。为美而美

想必现在有很多人对于动物来信用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都是颇为感兴趣的,那么小黑也是在网络上整理了一些关于动物来信用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希望可以解决你的疑问。

《来自灭绝动物的信笺》等《动物来信》系列

版本:耕雲·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20年9月

自杀的海豚。

汇聚而成的孔雀鱼。

为美而美的孔雀。

我们生活在一个“人类中心主义”的世界。因为人类是这个古老星球的胜利者,尽管这不是全部历史。当我们的祖先从庞大的动物群体中脱颖而出之时,“人”就诞生了,为了形成可识别的区分,从此以后只将其他动物称为“动物”。儿童作家、学者常立的《动物来信》打破界限创造了“动物来信”,在生物规律和人文关怀之间,以想象力扩展“崇高”和“美”的含义。

“文学”与“科学”的交融

《动物来信》非常出彩地回答了这一问题——它在“科学美文”这一文体之外以多种地道的“纯文学”形式回应了“自然科学”的诸多价值寻问;并且印证了作为艺术形式的一种,“文学”与科学所关心的命题、二者内在的终极价值追索是息息相通、源属一脉的。

从序言开始,《动物来信》已经暗示着这是一次文学与科学的共同冒险,并对作品的价值取向作了透露。

以“互文”与“反讽”为方法

《动物来信》的“文学形式技法”首先是“互文性”。《动物来信》化用了不少经典文学文本:在《熊猫写给儿子的信》中戏仿陶渊明责子、在《白鲟自题墓志铭》结尾化用张岱散文、在《黑天鹅写给荷兰探险家威廉·佛拉明》中致敬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在《等待答案的孟加拉虎》中呼应威廉·布莱克的名作《虎》、在《雄鮟鱇的情书》中借用亨伯特著名的碎碎念“生命之光,欲念之火”……这些还只是能直接指得出名字和对应文本的作家。这套书可谓文学爱好者的狂欢,读者越是熟悉经典文学作品,在阅读时获得的快感就越丰富。

而当我们读到最后“自救耶无能,被养耶无福消受。空长万斤耶而仅是鱼肉,之鱼耶有用没用?”时,古今中外所有“零余者”的苦闷都被拿来作了白鲟这一灭绝物种的痛苦注脚:爱读歌德的想到《少年维特之烦恼》;爱读俄罗斯文学的想到罗亭和梅诗金;爱读《红楼梦》的,“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这样的句子就自然而然从心里流了出来;至于熟悉历史的读者,大约免不了拊卷为明末清初所有像张岱一样郁郁累累混此一生的士人学子而悲慨。

艺术内外的表述与反思

同时,文学本身的含混多义性也使得某些单篇作品的内部拥有两重相对的声音。《来自灭绝动物的信笺》一本中,邓氏鱼以远古海中霸王的身份指教“鲨鱼小子”们何为真正的霸王,一方面它们凭借咬碎岩石的力量恬不知耻地宣称应该“平等对待芸芸众生,凡大海里的生命,都是我的食物”,最后却因为环境剧变和消化力跟不上猎食能力而灭绝,邓氏鱼的生存策略似乎失败了,理该接受成王败寇的古训夹着尾巴保持沉默;但另一方面,其信中的猎杀美学让人仿佛穿越时空听到其如洪钟雷鸣一般的嗓音,看到一位铜盔铁甲孤独来去、将鲨鱼们斥为“成群结队凶残奸诈的宵小”的悲剧王者。它的身上有《荷马史诗》中为荣耀而死的战士影像,也有无力回天的迟暮英雄李尔王的影子,还能看到黑泽明的《影武者》中已被热兵器时代抛弃的东方式运兵信条和试图去扶起水中那面上书“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旗帜的影子武士。在这样复杂的美学体验中,读者对邓氏鱼这一物种的消亡必然产生更深的感触。

生物演化存在巨大的偶然性

历史选择群像、常规、法则、领袖;文学偏爱小人物、失败者、反常、非理性,追寻一切罕有却美好的可能。《动物来信》既是科普作品又是真正的文学作品,它也确实表现出所有优秀文学都具有的对上述事物的关心和偏爱。

然而,“别人家的孩子”菊石在白垩纪大灭绝中因为无法继续在经历了巨变的浅层海水环境中生活而消亡,鹦鹉螺却因为幼体更重沉入深海而躲过了劫难存活至今——这些故事无一不在尊重生物真实的特点的基础上,合乎情理地传递了现代文明价值观。

保护稀缺的“为美而美”

我们不难猜到,本书为动物生存方式赋予的价值意义实质上寄托着的是对人类的期望,而于万千路径中选择将超越寻常功利生活的部分作为咏叹对象,则是文学的内在要求。

“为失败者写哀歌作志传”

读者会发现,在灭绝和濒临灭绝的动物背后总会闪过人类的影子。这些信件的确也借动物事反思着人类社会发展中的诸多问题。

“顺便清理掉一些愚蠢的人类”的声音对狮子们来说太过悦耳——他们自信地创造标准划分人之优劣,满以为自己不在死神的算计之中,却不知在死亡的盛宴上,啄食腐肉的乌鸦才是唯一的赢家。

濒临灭绝的美洲野牛写给印第安科曼奇首领唐·比尔斯的绝笔信更是意味深长:“我出生在大草原上,自由的风吹拂过我的长鬃,炽热的阳光照耀过我的双角。我出生在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我也将死在自由不会消亡之地。”我们此刻所感受到的强烈冲击,是文学面对强势文化吞食弱势文化时所漫涌的悲悯。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打赏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xxxxxxx",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首页|求购|企业店铺|网上商城|供应市场|行业资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收费标准